您现在的位置: 旅游网站内容管理系统 >> 宁德旅游 >> 最新美文 >> 正文

穿洞上太姥

 

2018-07-20 16:11:15 本站原创  字体大小: 【字体:

  伫立太姥山脚下,只见流云飘拂,山峦峰岱时隐时现,未登山,已飘然若仙。据有关资料记载:太姥山的洞由花岗岩构成,裂隙与裂缝之间,大块滚石垒叠衔接起来,形成大洞藏小洞,小洞套大洞,洞中有洞,洞洞相连的格局,向低处延伸,直通海面,称通海洞,向上扩展,直达海拔八百多米的九鲤朝天石顶,叫通天洞。这些洞数十年数百年以至几千年或几万年,依然如故,曲径通幽,宛若沙漠湮没不了敦煌那样,时空也湮没不了山中的一个个巨洞。太姥山的岩洞之多、之长、之奇,在名山中实为罕见,“东连悬崖万丈深”,说尽太姥山洞的神奇。

 

  在福鼎文友的陪同下,急急忙忙跨进“葫芦洞”,入口处大石并立如门,才走几步,就感到乱石压头,越来越暗。不知钻了多久,只见两旁悬崖峭壁中有一巨石挡路,昏暗中,我疑无路可通了,谁知一靠近它,立即发现有条小径从横架的巨石下穿过。几道光线偷偷地从缝隙折射进来与洞内的气流汇合,变换着光与色的奇妙,仿佛把我带进幻觉的时空。

 

  走到流水湾,遇一泓城市中难见到的清泉,叮咚的水声似古筝轻鸣,忍不住俯身掬起一捧清水喝下,口感胜过包装漂亮的矿泉水,顿觉暑气全消。

 

  顺着仅容一只脚的“石窝窝”蜿蜒上升,两边全是陡峭的石壁,我屏声敛气,手脚并用,全神贯注地贴着石壁,连爬带滚地过了“天堑”,若不小心,有可能上演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的悲剧。回头一看,来路昏沉沉,嶙峋的怪石中,星星点点的灌木杂树扎根石缝,倔强地成长着,我偷偷问陡壁,这些悬着半边脚的“石窝窝”,是谁挖掘的?突然几道强烈的光束击中我的思绪,迎面的奇景跳入视线——两块悬空的怪石把天剪成三“线”,这便是奇绝的“三线天”。靠着裂罅中漏下的三线天光,我俯身贴壁,屏息而行,神经也绷得紧紧的,大脑一片空白,双眼无法下视,靠着双脚的直觉,提气收腹,缓缓挪动提心吊胆的躯体,摸过这段险路,却也给我留下了阿里巴巴进了“芝麻之门”后神秘、兴奋的刺激。

 

 

 

  我迫不及待地闯进了“将军洞”。此洞全长三百九十九米,一些石阶已被踩得滑溜溜的,这是个叠石洞,因洞顶上有形似将军靴、将军剑、将军帽的三巨石而得名。洞内巨石千姿百态,有的似骆驼负重,有的似大象饮水 ……在这漫漫的“洞途”中,有不少地方游人只能屈膝弯腰而过,还有许多狭石夹缝,颇算 “苗条”的我,穿过时只觉得举步维艰,常常有被“卡住”之感,然而,我的同行中有好几个熊腰虎背的小伙子,居然也能“顺利挤过”,只在文化衫上留有几道淡淡的湿痕。看来洞中的拦路石也颇有灵气,会随人世间各种身躯而能伸能屈。

 

  一路上钻洞,因为各种异状的怪石阻挡狭窄的通道,我必须或蹲、或爬、或俯、或侧、或仰、或挤、或卧、或磨肚、或卡脖(过卡脖子石)、或上撑、或下滑,才能顺利地“斩将过关”。文友幽默地说,这是一套完整的“太姥山健身操”——有时需要倒退着走,有时需要猫腰蛇步,有时需要躬身折背,有时需要蹲着慢慢移动,有时需要侧身蹑足匍匐,有时需要手撑岩壁助力,全身每个关节都得运动,若是天天能钻太姥石洞,定会长命百岁。

 

  从云标石的岭道拾阶而上,我发现一岩壁上镌刻着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——“别有洞天”。这就是赫赫有名的“三伏腰”,它是一处叠石洞。这巨石贴近地面,无论是谁想通 过 ,都 得 三 次 弯 腰 点 头 ,故 取 名“ 三 伏腰”。我连弯了三次腰,点了三次头,才通过这有限的距离。这是世上最公正的有限空间,没有位尊和职别高低之分,又有一视同仁的严肃、刻板。

 

  出洞后,我又看到不远处一个洞口已被堵住的石洞,洞边立有刻着“镇海塔”的石碑,这就是赫赫有名的“通海洞”。这个洞有许多传说,一说有个好色的知府闯洞追美女,一去不复返,十几天之后知府的尸体从“观井洋”浮起,从此观井洋又叫“官井洋”;一说有个小和尚入洞内,不慎跌落后就失踪了,三个月后,尸体浮在山脚下的海面。我在碑前呆立了两分钟,思索着:是神话靠近了现实,还是荒诞无稽的传说装点了严正枯燥的历史呢?噢,通海洞只是一个无解的方程,其实,这个谜也无需揭开,它给我留下一个悬念,会时常诱发我再圆重游这奇山奇洞之愿。

 

 

 

  听说穿过“七星洞”就到了摩霄峰,这是太姥山五十四峰之首,海拔近千米。一入洞中,我早已疲惫的脚步开始兴奋地向上冲刺。突然,在过“通天”的道上,我又遇到一个盘旋峭壁的“夹巷”。我在一个奇特的石弄里穿行,两旁的石壁似快刀削过,笔直如两大屏风,既光滑又湿淋淋的。石弄顶上的七块石头夹在两壁之间,仿佛只要一阵风轻拂,就会立即砸下。一阵山岚氤氲袭身,嵌着七块石头的地方特别亮,宛若这些石头正在发光,似北斗七星,乡人名之“七星洞”。我先是仰视天顶片刻,又与七大危石彼此凝望。诗人墨客有诗曰:“陟绝此双岩,夹立逼成洞,高悬七硝石,星殒屹不动。客从石上来,仰视天有缝,碨礧压人顶,设想倘虚空。”一种与君难说清的快感涌上心扉,心情已轻松飘然如隐士。

 

  突然眼前一亮,顿时豁然开朗,我发现已出洞了。我的双眼闪闪发亮,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了,世俗的价值变得无关紧要了。我觉得,这些相通的洞有种严谨、庞大的结构,是一种超然的体系。

 

  登上紫烟岭道旁的大盘石,只见峰林犹如从水中跃起冲向长空的鲤鱼,这就是气势恢宏的“九鲤朝天”之奇景。这群活泼的鲤鱼,是跃龙门?还是冲天痴笑?抑或是耍杂技?

 

 

 

  我迎风伫立,只见一片硕大的天空就在头顶,白云从黑发上浮过,似乎伸手就可采摘。山风远处呼啸,群峰青翠如画,湛绿的空气扑鼻,一种融入大自然的惬意涌上心扉,早先心中想不透说不清的都市强加给我的压抑,都在此云消雾散了。远山起伏着雄壮的旋律,几只小鸟在肆无忌惮地追逐求爱,而无视我的存在。我极目远眺,只觉得一座座山洞似一只只黑黝黝的眼睛,正在深情地凝视着我。我知道,那是时空的精灵,正在寸步不离地呵护着我,我用猛然变得深邃的目光瞧着一个又一个洞口,当作照射自己的太阳……

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白水洋野趣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


  • 主办:宁德市旅游发展委员会 电话:0593-2825260 传真:0593-2071960 网址:www.ndly.gov.cn
    地址:宁德市蕉城南路72号 邮编:352100 E-mail:ndly2008@163.com
    Copyright 2012 NDLY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闽ICP备13021636号
    网站标识码:3509000034 站点地图

    闽公网安备 35090202000125号